灰九

我的世界只有全黑

【楼诚】白鸟落洲(三)

赶着写了写。

( •̥́ ˍ •̀ )





(二)

直到回家,两人都没有再提及这件事,转而说起了国内的其他事、其他人。提起明镜,明楼还有些不忿,不太想提及她。虽然心事难熬,可看到明楼这幅样子,明诚也不由得有些想笑。

“大哥,其实这事也活该你受着。”明诚笑道,却又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,“谁叫你……和汪曼春在一起的……”

明楼沉默了几秒,开口道:“天知道……”

“好了,早些洗漱休息了吧。”明诚从椅子上站起来,准备去烧热水,“你还有点发烧,多捂捂汗。”

“那好,我先去休息了,阿诚你也早点睡。”明楼脱掉外套,径直走进里屋躺床上睡下了,也没有关门。洗漱完的明诚看到后无声地叹了口气,轻声走过去把门合上。

躺在床上的明楼,听着明诚刻意放轻了脚步将门合上,感觉自己毫无睡意。明明身体已经很疲惫了,也还发着烧,可意识依旧很清醒。下午明诚问的问题此刻正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。

我喜欢曼春吗?

喜欢啊,不然为什么在一起。

那么等我回去后我们还能在一起吗?

我会一直和她在一起吗?

我……

明楼觉得自己的病更严重了,头脑里一片混乱,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仿佛有人用烧烫了的铁棍在脑袋里使劲地搅。他痛苦地蜷在了一起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而一墙之隔的明诚,现在也是心如乱麻。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感情。可是这份感情就像烫手山芋,让他不敢接,也不能接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明楼于他而言,是兄长,是至亲的亲人。这种违反世俗的感情注定不会被他人理解。

甚至连另一个人也不能理解。

明诚愣愣地看着床对面的那堵墙,墙的另一边是那人的睡脸。他抬起手臂,在冰冷的空气中虚虚一握。

仿佛是想要抓住那抓不到的月光。

tbc.

好累。

评论(4)
热度(11)

© 灰九 / Powered by LOFTER